牌九棋牌游戏|亲朋棋牌爽翻捕鱼

靖江网>阅读>四眼井边

论交犹见古人风

来源: 靖江日报 ?#25484;冢?019-03-02 08:58

  2018已经远去,我又失去了一位尊敬的师长。

  时光回溯到10年前的夏天,一个午后,我照例?#25945;?#22915;宫旁的寒山楼,向陆雪樵先生请学,先生午睡方起,正与一位长者闲坐,约略?#24067;?#21477;诗文的样子。长者70开外,中等身?#27169;?#31359;着朴素,面目清臞,?#26434;?#19981;多。我旁听了片刻,陆师向我介绍了他的世兄兼诗友方立人先生——方瑾先生的哲嗣。

  其后聊了些什么,已经记不太真切了,只是方先生得知我对他先父十?#24535;?#20208;,显得有些意外,?#24863;?#20026;之一振,又不无遗憾地说:“我父亲的画,手上一幅也没有了。”先生戴一副眼镜,讲话时目光直视对方,讲到文言时,?#19981;?#20108;指?#19979;#?#20316;指点状,又似吟诗状,抑扬顿挫。临分手,先生要我留了联系号码给他。

 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,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方先生约我再到寒山楼见面,等我兴冲冲地赶到时,方先生已经乘坐三轮车提前到了。陆先生笑意盈盈,打趣他说:“我这世兄是个呆子,过去只要谁说?#19981;?#20182;父亲的画,他就要送的,结果?#32422;?#19968;幅都没有了。”方先生也不理会,摸摸索索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折成方块的画,甫一展开,春机盎然,设色古雅,老笔?#30528;?#31686;题二字“初春,一九七八年虚白写于金陵”。第一次见到方老的真迹,我兴奋不已,一旁的方先生喃喃地说:“上次回去之后,翻箱倒笼,在旧书里找到这一幅,只是画面上这几幢高烟囱,有点?#22238;#?#20320;如不嫌弃,先拿去玩玩。”那一年,我30岁,正立志开始收集整理靖江明清书画,得此赐赠,感荷莫名。

  不多久,先生又招我到他尤家?#26049;?#25152;,二纺的宿舍,上世纪80年代的小套房,?#21280;?#20043;家,老夫妇二人和一位今年已经106岁、荣登靖江第一寿星的岳母共同生活,两个女儿和外孙经常回来吃饭,倒是很热闹且温馨。先生招我坐到卧室,简单的老式家具,两张藤椅,中间夹着一张伺候他香烟茶水专用的?#26725;频省?#25351;着一顶老式大橱,先生告诉我,这是他母亲的嫁妆,他三岁就没了母亲,父亲以毕生精力追求艺术,后来又娶了后?#31119;?#24182;最?#31456;?#25143;在江阴塘头桥。他跟随祖父母度过日寇统治靖江的艰难岁?#25314;?#35299;放前夕合家移居江阴,18岁东北参军,23岁复员,?#21482;?#27743;阴种田,30岁只身回靖,总算在靖江金属材料厂(拉丝厂)谋到一份工作,之后任职工教师,与张?#30475;取?#21016;舰平二位一起办出了一张在靖江城响当当的《靖金报》……“我的语文水?#20581;?#20889;作水平,可以胜任小学教师的,这是我父?#23376;?#25105;通信后对我作的评价”,先生?#30475;翁傅?#36825;一点,?#23478;?#21453;复几次,我懂他的意思,作为靖江一代杰出的诗书画全能的艺术家方虚白的儿子,怎能辱没了家声?

  这年冬天,虽然步履日渐蹒跚,先生决意要去一次季市老街,我劝他不要去,结果他径?#36828;?#24448;,回?#26149;?#25307;我见面,不无欣喜又如释重负般地取出一张画,一?#21280;?#30340;青绿山水,重峦叠嶂,高岫飞泉,胎息石涛,承接松喦,比起上次的条幅,?#39318;?#27985;厚,更加精?#20581;!?#19978;次的画总觉得不满意,我只得去季市小妹妹家索要一幅。我这妹妹,对我不错,只是同父异?#31119;?#30456;差二十多岁,她总认为我不是她亲哥哥,现在好多了。”先生躬行孝道,于手足亲情尤为珍爱,平生不置产业,唯以声名自重。先生的大姑?#31119;?#23130;后不久即离异,及老孤身一人,晚年依靠先生养老送终。先生多次和我讲到他姑?#31119;?#21697;行高洁,不让乃?#31119;?#24182;作诗纪念。“我江阴两个弟弟,人很好,很老实,对我很尊?#20800;?#20182;们两个人分家,父亲召我去,我表态什么都不要,他们也都很谦让了,后?#27492;?#20204;执意让我把我母亲这顶大橱用平板车拉回了靖江。”

  2012年春天,先生打我电话,讲脚?#35762;?#33021;向前,只能作蟹行状,我立即约请印勇医师登门?#25910;錚?#23433;排住院,及时控制了脑梗。十多天后,回到家中,方先生念念有词,作了一首诗,又请盛晋槐先生抄录装裱,亲自送到人民医院,为感谢他在住院期间得到了刘艳医师的精心治疗。

  先生晚年,由于病足,更加深居简出。2015年,先生80寿辰,我意欲选其诗作八十?#23376;?#34892;为他祝寿,先生坚辞不受,笑称习作而已,不值留存。“我父亲对子女不作要求,?#26434;?#21457;挥,40岁时我写?#24605;?#21477;呈给他看,他大吃一惊,问我为何不懂格律,评了一句,意思还行,一笑了之。”退休后,先生诗兴骤起,很快就摸到了门道,继而登堂入?#25314;?#24182;加入了马洲诗社,诗作渐成一时翘楚,名列泰州诗?#24120;?#29305;别是四年前他职工教师的履历,得到国家认可,并补了工资,令他欢欣鼓舞,发之?#35270;劍?#30410;显平和晓畅、情真意远。先生每有诗成,必录于?#25945;酰?#38543;身携带,斟?#39318;?#21477;,反复吟哦。坐在他卧室的藤椅上,我总是第一时间读到他的新诗,也是第一时间通报他的诗作又刊发于何处,“久欲观山景,今朝结伴?#23567;?#25856;坡登健步,坐石话诗情。高岭环青树,斜阳照晚晴。飞云头顶过,极目世清?#20581;!?#24403;他得知这首比较称意的诗作被高峰先生选入《孤山风物志》中,他不无欣?#24247;?#35828;:“我的诗不多,?#36130;?#28129;,有几首能读一读就算了。”更多的时候,是他吩咐老伴做了?#34433;不?#21507;的馄饨,反复催促我到场,再一起看看中央新闻、说说天下?#31508;拢?#38388;或评论一下“银屏美人”,待?#20581;?#27494;林风”开场后,他激情投入之际,我正好闪人。

  先生在为他父亲作的传略中记述:虚白老人讷讷寡言,书画之余往往瑶琴一曲。先生亦颇?#24184;?#20048;天?#24120;?#22312;部队曾任小号手,直至晚年民国歌曲信口哼来,模仿各地方言令人捧腹。最后一?#38395;?#21516;他再到寒山楼小叙,他和陆先生二人先后吟?#35835;?#19968;首古诗,合唱了一曲《天?#27597;?#22899;》,“小妹妹唱歌郎奏琴,郎啊咱俩一条心……”,?#36130;?#20799;时的美味,炒蟹、炒虾仁、长江鳗鱼……两位耄耋老人,童头豁齿、相笑馋?#36873;?/p>

  去年夏天,立人先生剧然消瘦,身患不治,虽经两女婿精心侍奉,尽力救治,终回天乏术,每况愈下,老人坦然面对,虽疼痛相煎,不作凄惶语,亦无食欲,?#34433;?#21518;送了三条“江边鳗鱼”,看着他欣然下箸,大家都很感慨,与其说是聊慰先生口?#26775;?#25105;们更祈愿先生在生命的尽头又一次品尝到儿时的欢欣。“帮我?#36873;?#26041;瑾先生传略》交给诗社李筱纲先生刊发出来”——先生最后的托付,这是他急切地要带着父亲的信号,去找寻失散了80年的母爱,?#34433;耄?#19968;定是这样的。

  10月9日晚上九点,我忽然想起要请先生留个字迹给我,我将弘一上人?#24067;?#21069;写的“君子之交,其淡如水,执象而求,咫尺千里”的句子抄好,带好笔墨,飞?#23478;?#38498;,病榻上的先生与前天已判若两人,仅剩大口吸气,我侍立良久,俯身问他,认识我吗,先生微微点头,泪光婆娑。10日,先生归去。

  “得志当为天下雨,论交犹见古人风”。前一句非一般人所能为,后一句立人先生可称,虽然我作为后生晚辈,不足言“论交”二字,但我将敬挽先生的联句呈请邑中诸老,皆称?#23454;保?/p>

  两代清芬,?#20197;?#37009;中狷介士。

  十秋侍杖,?#29369;负?#20869;古今诗。

  子曰:“己欲立而立人、己欲达而达人”,夫?#25910;擼?#20808;生近矣;“綵衣娱亲、承欢膝下”,夫孝者,先生亦近?#21360;?#21892;哉。善哉。

(作者:钱 明    责任编辑:刘博)
牌九棋牌游戏